攸彧

活着就是为了死,那我到底活着干嘛?

消愁

当你走进这欢乐场,
藏起所有的悲与伤,
不同的人群不同模样,
没人发现你的慌张。
三巡酒过你在风中
固执的唱着哀伤的歌,
听她在灯光里被淹没
你拿起酒杯对明月说,
一杯敬故友,一杯敬知己,
驱散我的迷茫,支撑了信念。
于是可以不顾旁人逆风前行。
不怕眼中有霜心头阴霾
一杯敬死敌,一杯敬旁人。
嘲笑我的选择,顶着我向前。
所以诗词的路从此不再漫长。
心灵不再空洞,寂寞。
一杯敬天才一杯敬伯乐,
挽救我的希望,减轻了负担。
虽然从不渴望真正理解,
人生苦短只求有人明白,
一杯敬渣滓,一杯敬黄土,
指责我的光芒,助长了孤傲。
好吧,出场之后总是无人重视,
孤独的人最疯狂。
好吧,出场之后总是无人重视,
孤独的人最疯狂。

献给那些所有不能被理解的人。
不能被理解,并不是我们的错。我们只是尽我们所能做了,我们能做的。我们从未去伤害过任何一个人,而这个世界却伤害了我们。我不明白,不管是背古诗词,或是做什么,我们没有做错什么,只是我们的爱好。我们已经得不到重视,为什么那些人还是要以恶言恶语来中伤我们呢?我们并没有比别人聪明多少,只是在他们玩耍的时候,更加的努力罢了。所有的努力都被无视,剩下的只有所谓的天赋,所谓的天才之名。谁人记得,半夜的灯光与灯下,那些苦读的学子。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