攸彧

活着就是为了死,那我到底活着干嘛?

小短文

他,是当朝令君,居中朝廷数十年,辅佐当今魏王打下一片基业。如今也不过38年华

他,是金国质子,苦居梁都近八,结交权贵讨好魏王只为回国争储。如今仅仅不过20

一朝相遇,他对他一见痴情,他的心里虽只有王上,却也渐渐生出另一片小小的天地。

只是,这样小小的天地难以满足苦命而痴情的他,美好的情慢慢变了,他不再一心痴情,心里有了天下与野心;他也不再一心朝政,心里有了眷恋的人。

魏王发现自己的得力助手变了,自然对这少年生了兴趣。不料竟是一见相思入骨,自此之后,不思朝政,对他言出必从。而他见那两个嬉戏的人儿,虽日日进谏,却只落了个不识趣的名。

后来的故事越发简单了,他借思乡之名,回到故国,回来时身后百里却跟着金国百万大军。

他早已意识到他回国一事不简单,无奈被令闭门思过,实为软禁。花了不少力气逃出宅邸,却正逢上那人回京。

"你。。。明白你在做什么吗,魏王对。。。对你这么好。"

"我要的是天下,他给不了。我给你机会,加入我,得了天下后,我们可以双宿双飞。"

"你知道吗?这魏都是我亲手设计的,这魏国是我看着成的,祭天的祭文是我写的,法是我立的,我甚至是当时唯一的文官。。。所以,我又怎么会让他覆灭呢?"

血滴在地上,他瞪大的眼中,映出他染血的苍白笑颜。

"放心,我会等你。"

魏武王11年,金国质子诩谋反,杀尚书令彧,为大将军惇所平,诩自尽于令君府。
原来,他早就知道,早就计划好了。

"来了啊"

泪水所模糊的眼中映入白衣依旧的文雅男子。

评论

热度(2)